二胎还没有开放时,家里多生一个孩子可是要罚款并影响工作的,周德发就是一个例子,知道孩子不是亲生的,却被逼着做亲子鉴定。

  一个星期二上午,长沙安康亲子鉴定中心来了一个奇怪的人周德发,很明确的说我想跟女儿来做亲子鉴定,可是我不想让她知道她不是我亲生的。

  工作人员很是奇怪愣了愣:你都知道不是亲生的,干嘛还来做亲子鉴定?

长沙亲子鉴定

  周德发老家在乡村,经商早,身家不菲。不差钱的他想在村里做出一番大事业,参加了村干部竞选。就在村支书竞选的紧要关头,对手告发他超生。

  周德发和老婆育有一子,夫妻俩经常外出经商,经人介绍在别的省份抱了个姑娘过来,求得个儿女双全。没想到节骨眼上对手跳出来说:“他领养的女儿其实是亲生的,除非去做亲子鉴定证明清白。”对手不依不饶。男人苦在心头口难开:“我把女儿当亲生的疼爱了20年,要是她知道了身世,跟我有了隔阂怎么办?”一边是人生的另一番局势,一边是胜似亲生的女儿,二选一,真要命。

  咨询时周德发一直问,有没有办法不让女儿知道是来干嘛的。工作人员说:如果孩子来现场是需要签字的,高中生应该知道这是什么的,可能是瞒不住的。

  商量再三,工作人员只能答应,可以不在亲子鉴定室而在会议室办手续并抽血,法医可以不说话,其他还真没更多好通融的地方了。周德发说“我再考虑考虑”就离开了。

  没想到,半个月后,周德发还是来了,同行的另一个男人一脸正义,后头还跟着个计生干部。竞争对手做得蛮绝,带着计生干部现场监督来了。更后男人叫了两声,一个长发披肩文文气气的姑娘面无表情地进来了。

  签字、抽血、按手印……男人故作洒脱地安慰女儿:没啥事,就是抽个血,检查下健康。但是姑娘至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,气氛尴尬得令人窒息。

  一周后,鉴定结果如男人所说,女儿与他并无血缘关系,工作人员电话通知他能来拿鉴定报告时,电话那头男人重重地叹了一口气。

  周德发虽然洗白了自己很可能当上村干部,但是女儿很可能知道真实身份,一家人就会有隔阂。正所谓 “有得必有失”,也许周德发一家还是像之前一样其乐融融。